品牌动态


冬虫夏草究竟是虫还是草?

凡是见过或使用过冬虫夏草的人,总会觉得这个“小精灵”稀罕有趣,神奇莫测,但却对它所知甚少。


清朝的蒲松龄在他的《聊斋志异外集》中一首诗就称“冬虫夏草名符实,变化生成一气通。一物竟能兼动植,世间物理信难穷。”


你说它是植物,可模样却是地道的虫,长着八对整齐的足,头部也生有又红又小的嘴巴;你说它象动物,但在虫体的头部却长出一株亭亭玉立的小草。它究竟是虫还是草?


在我国西藏、四川、云南、甘肃、青海五个省区海泼3500—5300米人的生命极限之处高原雪域地带,千万年来就生活着一种名叫蝙蝠蛾的耐寒昆虫,它的成虫存活期只有4到12天,而它的幼虫期却要长达4至6年左右。


按照正常的生长规律,蝙蝠蛾昆虫在长出翅膀之前,要经过蛹状幼虫阶段。蝙蝠蛾幼虫极其喜欢低温环境,它们生活在地表底下,以植物根茎为食。当大雪纷飞的寒冬来到时,它们就纷纷的蜷伏于冻土层中。春暖花开时节,冻土解冻,蝙蝠蛾幼虫也随之来到土壤表层,并在四周筑起上下相连的隧道,以便活动取食。


经过4至6年的生长之后,蝙蝠蛾幼虫长出双翅,这些成熟的蝙蝠蛾又像它们的先辈一样,继续的在高原上繁衍生息,飞舞在高原百花丛中,充分地运用其生命短暂的4到12天有限时间,追逐嬉戏,谈情说爱,交配之后产下虫卵,便就毅然而逝。花草叶上的虫卵经过30天后变成白线头的小幼虫。到了秋末冬初天气寒冷时,幼虫就钻到土壤深处过冬,要不了多长时间,小幼虫便长得白胖胖的。


蝙蝠蛾幼虫的生命转折就出现在它辛苦蜷伏的4至6年里。如果,它们偶然地和一种在同一海拔高度活跃着的高等真菌相遇,其生命的规律就将被强行扭曲。


这种高等真菌,中国生物科学家们现在已统一命名为:中国被毛孢 (拉丁学名:Hirsrtella sinensis Liu,Guo,Yu et Zeng ),或称:蝙蝠蛾被毛孢(Hirsutella hepiali );俗称:冬虫夏草真菌。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生物学特性和生存环境,与它寄生的蝙蝠蛾幼虫的特性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它们一样都喜欢低温缺氧的高原雪域。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是生活在地面上的,在每年的6、7月份蝙蝠蛾幼虫一年中的第二次蜕皮时,在其自然环境条件下,蝙蝠蛾幼虫的蜕皮正好和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子囊孢子(种子)成熟弹射,就同一发生在这一时间段。

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孢子在离开母体后随风飘散,落地后就随雨水渗入到土壤之中和刚蜕皮的蝙蝠蛾幼虫的机缘巧遇,它便使出浑身的解数对蝙蝠蛾幼虫入侵。

成熟的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孢子与孢子发芽形成的菌丝体浸染蜕皮的蝙蝠蛾幼虫有两条途径:

一是直接从口而入: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子囊孢子弹射到泥土中,有的便黏附在植物的根部,有的就发芽形成菌丝体,当蝙蝠蛾幼虫把粘有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子囊孢子或菌丝体的食物吃到肚子里,子囊孢子或菌丝体就通过消化道,进入其肌体。

二是从皮肤而入:蝙蝠蛾幼虫的表皮,虽然能够抵御外敌的侵袭,但是,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子囊孢子及菌丝体在其化学酶的作用下,仍然能够穿透蝙蝠蛾幼虫的表皮,入侵其肌体。

其中就以皮肤直接侵入是主要途径。因为,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孢子在萌发时就能够分泌出几丁质酶并形成尖状的芽管,使其穿透蝙蝠蛾幼虫的皮肤进入虫体的血腔。进入虫体内的菌丝多断裂圆筒形的菌丝段,进而形成梭形的菌丝体在淋巴中生长繁殖,吸收蝙蝠蛾幼虫体内的蛋白质、脂肪、体液来作为自身营养而生长。

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菌丝体就充分地利用蝙蝠蛾幼虫体内的有机物质作为营养,菌丝体就在幼虫体内迅速蔓延,以至充满整个虫体体腔。几天后,幼虫则表现为烦躁不安,痛苦万分,就会慢慢的向上挣扎爬向分布在附近的植物根系之下,离地表约4——8厘米处。被感染的蝙蝠蛾幼虫的虫体外表会出现明显的褪色,由深褐色变成淡黄色,直至全身均被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裹上灰白色的菌丝体。

就在青藏高原地温2—9度的10月份,被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感染的蝙蝠蛾幼虫死亡,形成头部倾斜向上,尾部向下的僵虫。此时侵入到其体内的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却生活得十分美满。随着地温不断地下降,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为了迎接寒冬的来临,其菌丝体就不断地缠绕,在蝙蝠蛾幼虫的虫体内形成了菌丝核。直到10月末,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又在蝙蝠蛾僵虫体外长出菌丝与土壤黏结成一层皮膜,用以保护冬虫夏草过冬,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冬虫”。

11月份,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就从蝙蝠蛾僵虫头部断裂处长出能够孕育其后代的子座。从12月到来年的2月份,风雪弥漫,气候寒冷,地温极低,子座生长十分缓慢甚至停止生长。到了3月下旬,4月初,大地回春之时,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又恢复了生命的活力。为了繁衍后代开始忙碌,在子座顶端的子囊壳中就孕育着担负传宗接代的孢子(种子)。4月中旬是子座迅速生长期,地温回升到15度时,子座在土壤中生长得很快。5月初,冰雪融化,土层解冻,子座长出表土,由于受到阳光的照射,其生理就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生长速度骤然减慢,10—20天后其生长速度再一次减慢,子座呈现棕褐色,顶部开始膨胀成圆柱状的子囊座,子囊座内有许多子囊壳,子囊壳内有子囊,每个子囊含有2——8个线性子囊孢子。到出土第25天,子座已经长至40毫米,而此时,冬虫夏草子座头上的孢子就开始吸收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菌丝体的菌丝营养,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孢子就在大量的消耗了“冬虫夏草”子座和虫体的菌丝体营养以后生长停止。人们谓之“夏草”。

几千年前的先人正是从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这一奇特的生长全过程观察到,冬天像“虫”,即冬虫夏草的下部像蚕状虫体;夏天像“草”,即冬虫夏草的上部如草状植株这一表面现象,便把蝙蝠蛾幼虫尸体和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子座的复合体称呼为:冬虫夏草。 而生物科学家们则将冬虫夏草真菌的下部蝙蝠蛾幼虫虫体和上部的被毛孢合称为:蝙蝠蛾被毛孢。

冬虫夏草真菌在出土48天后,子囊孢子成熟,成熟后的孢子(种子)就弹射出去繁衍后代,飘散的孢子又入土再去感染蝙蝠蛾幼虫虫体,又再进入了下一个世代,而此时地下的冬虫夏草虫体已经腐烂,子座开始萎缩。与此同时,在土壤中的另一螨类昆虫,就在冬虫夏草子座的生长后期,侵入它的体内,先吞噬其地下部分,使其腐化,生命终结。

虽然冬虫夏草虫体的菌丝被子座的孢子消耗了,冬虫夏草的子座也被螨类昆虫侵食腐烂了,但在冬虫夏草子座顶端的子囊孢子却生机勃勃,它要重新去寻找新一代的蝙蝠蛾幼虫寄主,为繁殖下一代而继续劳作,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就是这样代代生息,周而复始。

人们观察到,在此之前就是冬虫夏草采挖的最佳时期。过了七月冬虫夏草子座的孢子几乎弹射殆尽,子座随之枯萎,地下虫体菌丝体因遭螨类昆虫的侵染变空变软,开始腐烂,在这个时候采挖的冬虫夏草已经没有多少药用价值,采之无用。按照冬虫夏草的有效成分——菌丝含量多少来判断,冬虫夏草的头草、二草品质较好,三草因僵虫已经腐烂干瘪,子座枯萎就丧失了药用价值。



综上所述:

1、冬虫夏草不是虫也不是草是我国青藏高原雪域地带特有的一种真菌,为了保护这一珍贵的知识产权,中国生物科学家们就将其命名为:中国被毛孢或称:蝙蝠蛾被毛孢,是生物学术名称。而冬虫夏草则是中国传统的地道中药材名称,也是中国老百姓千百年来通俗叫法。由此可见,冬虫夏草与蝙蝠蛾被毛孢,其实就是同一种药材的两种叫法,蝙蝠蛾被毛孢是冬虫夏草的学名。

2、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完成一个有性世代的过程,就是整株冬虫夏草形成的全过程。

3、从蝙蝠蛾卵孵出幼虫算起到形成药食两用的整株冬虫夏草的全个生活周期需要长达4~6年的时间,以致野生冬虫夏草显得稀少而紧缺,这也是冬虫夏草价格特别昂贵的原因之一。

4、冬虫夏草真正的药食两用的营养部位是冬虫夏草真菌(蝙蝠蛾被毛孢)的菌丝,通常人们进补冬虫夏草其实就是在吃它的菌丝。